風花雪月的小白虎

黑色情調【圭雲,黑道梗】晚上篇

晚上篇


晚上七點正,曹圭賢帶上藝聲一起來到TT餐廳. 崔始源也是“藍”的其中一位掌權人,不過個性豪爽的他喜歡先包下餐廳,比預訂的時間再早個一小時等在那裡.

崔始源,負責處理所有“藍”與外國幫派的生意及交涉任務。

“始源哥!”

“圭賢到了?!還有藝聲哥也來了?!”

“崔先生,晚上好。”

“……還是直接叫我始源就好……”崔始源皺了皺眉.

“崔先生,在“外面”還是按規矩來會比較好,而且……客人剛剛好到了。”三人六目互相對視著時,察哈剛好出現,四人先是互相自我介紹互相寒暄了一會,晚餐就被端上桌了。

在晚餐的時間里,就只有崔始源與察哈一直在聊生意,曹圭賢亦只是隨意地聊了幾句,不過圭賢的注意力卻一直在藝聲身上,不停地對藝聲噓寒問暖,幾乎無視生意只在旁邊談情說愛。當生意上最重要的分成問題一直沒有定案,察哈甚至開始跟崔始源嗆聲,最後似乎是看不慣曹圭賢的恩愛秀,更是把涼水潑向曹圭賢。

曹圭賢沒有躲避,整杯涼水正中臉面,但卻沒有讓水弄濕藝聲。旁邊桌子的手下正想要起來發難時,藝聲已經取出自己隨身帶著的手帕給圭賢擦乾面上水漬,順便對圭賢的手下揮揮手,讓他們回到原位。

“哎呀呀!察哈先生,談生意而已,和和氣氣才會大家都有好處,幹嘛把氣氛弄得這麼僵?要不,我為大家唱首歌,大家也趁機平伏一下心情吧!”藝聲先是輕笑出聲,接著便自行走上餐廳放置著鋼琴的舞台上,旁邊的侍者馬上遞上麥克風。

藝聲要求鋼琴手換了音樂,輕鬆地唱了一首輕快的情歌,在場的人無不安靜下來,靜心欣賞歌聲。

“察哈先生,剛才冒犯了,這一杯酒算是我代他們兩位向你賠罪!小小心意,請笑納!”藝聲順手替察哈倒了一杯紅酒,笑意盈盈地送到察哈面前。

“只是倒一杯酒嗎?那這樣的道歉感覺沒什麼誠意呀……要不美人你以口喂我飲完這一瓶紅酒,我就接受你們的道歉,而且剛才崔先生的分成提議我也會立即接受,如何?!”察哈說完,還伸手抓住藝聲的下巴。

鋼琴聲在此時響起,察哈發現自己原本抓住藝聲的右手瞬間被切成幾段,同一時間察哈帶來的手下卻是一個接一個地倒地不起,察哈在看到自己的右手就像是蘿蔔切片般散落的場面後,馬上噤聲處於驚恐的狀態,連呼吸都不敢用力,身體卻突然開始抽搐痙攣,雙腿無力,甚至整個人摔倒在地上,嘴邊開始出現血絲,“你!…你們……到底做…了……什麼!”

“真的是十分抱歉呀,察哈先生,我想這次生意我們大概是談不成了!”曹圭賢起身離開自己的座位,一腳踢斷察哈的鼻梁,讓他連話也說不出,便走向藝聲處,抱住藝聲,然後……用自己嘴給藝聲消毒!

“對了!始源哥,我要把他的右手拿去喂藝聲哥的小土地!”

“喂,我的小土地才不會吃這種有毒的東西呢!”

“圭賢,別亂拿些奇怪的東西去喂那隻已經霸佔花園的巨型陸龜!那隻龜已經夠大了!你還想把它養到多大?養到要買個私人島嶼嗎?而且,這人聽說有毒癮的,萬一小土地吃壞肚子,你的藝聲哥可是最傷心的,知道嗎?”不知何時起餐廳內只有崔始源同曹圭賢的手下,已沒有其他不相關人士的身影。

而藝聲只是維持雙手插袋的姿勢,輕蔑地望著倒在地上的人,完全沒有要解釋來龍去脈的意思,繼續品嘗紅酒,好酒不能浪費。

這時崔始源很好心地解釋道:“察哈先生,是你的老大要求我們解決你的,其實分成啊…提案啊…你的老大早已經答應了,只不過他說你是阻礙他追求權力的最大障礙這樣子芸芸,只有你不在了,與貴幫的交易才能落實作數……順口說一下,我們“藍”的第一殺手願意出手送你一程,你能夠死在他手上,已經是你的造化了,你就安心走吧!塵歸塵,土歸土……阿門!”

“什麼?!……那隻……白眼狼…噁……”

當鋼琴聲停下時,餐廳內已經清理乾淨,就彷彿沒有人來過一樣。

评论
热度(1)

© 風花雪月的小白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