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花雪月的小白虎

黑色情調【圭雲,黑道梗】初識

初識

藝聲,本名金鐘雲,外表看起來是弱不禁風型,但他卻是“藍”的最強的殺手,傳聞沒有他對付不了的敵人,除非他不想親自動手,但他底下也有數十精英殺手可以任他指揮,聽他派遣,尤其是會阻礙“藍”的發展的人,他都會毫不留情地親自動手除掉!在道上,人們都稱呼他做“雲”,因為每次他出手的時候,目標所在位置的天空總是一片片黑壓壓的烏雲,沒有光可以穿透這片雲。

當然,傳聞都只說他是冷血殺手,面對小孩老人都能下手不留情,不過…每個人都有不為人知的另一面…那就是…其實他很喜歡動物,因有一次剛好在目標家裡發現了一隻可憐被虐待的小博美犬,他怒火中燒,對目標以牙還牙,那人如何虐待小狗,他就如何虐待那人,最後是目標自己受不了而自殺死,至於那隻小狗最後被藝聲收養了。

而曹圭賢,主要負責管理“藍”在本國的所有黑道上的生意,處事雷厲風行,因除了底下的人對他必恭必敬之外,連負責處理幫里所有相關“保安”工作的強仁也非常客氣的聽他意思做事,所以外人皆以為他是“藍”的最高決策人,卻不知道在曹圭賢之上還有更高的決策人。結果……曹圭賢經常成為大家想巴結的對象,搞得每次他出現都會有人準備最豪華的飯局,經常趁機送上各式各樣的美人或者珍貴的名酒,而曹圭賢則是看心情決定怎麼處置,有時候美人收下了也會馬上轉送出去給其他人,而名酒不是在現場喝光光……就是拿到酒吧里放著,從來不會帶回私宅。

這次是有一家酒吧在“藍”的地盤內新開業,特別邀請了曹圭賢出席他們的開幕式,以此向“藍”表示尊重,也希望“藍”可以看顧這酒吧,避免遭受其他黑道的人來騷擾或搗亂。畢竟,這家酒吧位於兩個幫派的邊緣,容易被人鬧事。

開幕式很順利地結束,既低調開業亦很高調地表明這地方已經是“藍”的地方。老闆樂滋滋地招呼曹圭賢上二樓最豪華的包廂喝酒休息,這個包廂有一面是落地玻璃可以欣賞大廳的樂團表演,曹圭賢便邊品嘗美酒邊欣賞樓下的表演邊同酒吧的老闆閒聊。

當一位女歌手表演結束後,換了另一位男歌手上台時,酒吧老闆留意到曹圭賢在男歌手上台後,表情出現了變化,連原本在手上的酒杯也放回桌面上。在男歌者演唱其間,圭賢便開口道:“這位是誰?”

“曹先生,這位是我們臨時請來的歌手,叫藝聲。原本那位歌手因為病了,所以臨時找他來頂上一晚的。”

“……那麼……他只唱今晚囉?”

“呀…是的…曹先生是不是有什麼高見?”

“不…只是覺得這麼優秀的歌聲只有今天晚上聽到,有點可惜罷了…”

“哦!~曹先生,沒關係,我待會請他來跟曹先生見一見面,讓兩位互相認識認識,讓曹先生以後仍然有機會可以聽到這麼優秀的歌聲的…”

“是麼?!……那麼…就麻煩老闆你安排安排了!…”

“曹先生請稍候。”

酒吧老闆離開了包廂,只留下曹圭賢及他的人馬在包廂內。此時,圭賢的副手提醒圭賢:“小先生,大先生交待過,別人家裡的花花草草不能亂摘的。”

“No no no ……他不是別人家的花花草草,他從五年前就已經是我的了……只不過是他自己擅自離開了而已,我現在只是把他再帶回來,這還是第一次對一個人……念念不忘……有問題我自己會向大先生匯報…車子給我留下,你跟其他人先走吧!呀!對了,順便查查看,藝聲還有在哪裡當駐唱,查到之後,幫我轉告他們,藝聲之後都不會再去當駐唱,想邀請他的話,先來得到我的允許。”曹圭賢正在盤算如何好好地把這朵“花”摘到手。

“我明白了,小先生。我現在就去辦。”

當藝聲結束演唱,回到後台時,居然見到酒吧老闆在等他,愣了一下,隨即走了過去。老闆只是說,有貴客很喜歡他的歌聲,很想現在跟他見到面聊一聊,叫他整理一下儀容就到樓上包廂見貴客。

藝聲沒有想太多便答應了,對著鏡子稍稍整理了自己的外表儀容,便離開後台了。心裡想著,應該不會是認識的人吧?但很有可能呀……畢竟自己沒有跟利特哥打聲招呼就跑出來玩,而且這裡算是“藍”的地盤,雖然這酒吧非常偏僻,又不是那幾個特別愛玩的人出沒的地方,但……難道有什麼人認出自己?不太可能呀…希澈哥講過我的情報一直都很保密的……算了,先去看看是什麼人再算……如果又是色狼,就用上次希澈哥新教我那一招,將他這樣然後那樣……

叩叩。

“請進。”

“你好,我是藝聲,請問是先生您想找我?”

藝聲才剛說完,就被人從後抱住,房門還被人順手鎖上,正想動手甩掉那人時,那人馬上在他耳邊說……

“……Yesung,藝聲……我終於找到你了……你還記得嗎?五年前……你說過,只要我們能夠有緣可以再見,你就會實現我的願望……”圭賢緊緊抱著懷裡的軟玉溫香,完全不讓藝聲趁機逃脫。

好耳熟的聲音……有點印象……不會是……(Σ(⊙ө⊙*)!!)……對了,那個人……因為自己一個人到外國旅行,在最後一晚跑到了當地的酒吧長見識的時候所遇到的那個人……

“…可愛的傢伙…嘻!難道對你來說,那一晚…只是單純的一夜情嗎?你知道嗎?在那之後,我的生理跟心理都非你不可……”仗著身高優勢,藝聲看不見曹圭賢的臉,雖然聲音裝得可憐惜惜地,但臉上還是一副見獵心喜的表情。

“……( ̄_ ̄;)……沒想到……還真讓我們再遇上……”任由曹圭賢抱住,藝聲把自己的左手輕輕搭在圭賢的手背上,心裡閃過無數個關於“如何安靜地不見血就能滅口”的想法。

“看樣子,你還記得那一晚……我一直都記得……這五年來……我一直找你,還好……既然能夠再遇上,就證明我們真的很有緣分哦!”

藝聲沒有說話,圭賢由耳垂開始到臉頰不斷落下輕吻,蹭到他終於吻上那渴望了1825天的嘴唇,吸吮、啃咬對方的嘴唇,等到圭賢依依不捨地放開自己的唇時,才發現自己已經被壓在沙發上。

上了魅惑眼妝的丹鳳眼對上那雙看似純真小鹿般的圓滾滾的眼睛,一方努力地用眼神訴說濃濃的情意(?),另一方則是開始走神,但不難發現藝聲的臉及耳朵已經變得紅通通的。

“……我們還是先換個地方再聚吧!這裡不方便……”對望得有點久,發現對方終於想掙扎起身的時候,圭賢自己起來了,同時連帶藝聲也拉了起來,更順便拉到自己的懷抱里。

“你有車子嗎?”曹圭賢笑瞇瞇地問著,只見藝聲搖了搖頭,完全縮在圭賢懷裡,沒有抬頭的打算。

為了不讓家裡人發現自己跑出去玩,藝聲今晚是沒有開車,而是自行打的到酒吧的。

“我有開車來,我們走吧!”話才說出口,便拉著藝聲快步前往停車場,什麼酒吧老闆已經被兩人拋諸腦後了。

评论
热度(3)

© 風花雪月的小白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