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花雪月的小白虎

要不, 就讓你成為郡主, 我來當郡馬好了! (圭云, 小段子改)

金氏王朝乃泱泱大國, 首府京城繁榮昌盛, 城內百姓生活無憂。

王朝能如此昌盛發展, 京中四位異姓王爺功不可沒, 分別是崔姓的江南王, 曹姓的蘆原王, 李姓的德陽王以及朴姓的應平王。

四位王爺由開國便一直輔助金氏帝王, 平天下, 治國策, 抗外敵。

***蘆原王府內***

“可惡! 來人呀! 給我把圭賢少爺拖到本王面前! “ 現任蘆原王曹英煥在府中痛心疾首地呼喊。

王妃領女兒雅拉急匆匆地趕到王爺書房, 發現自家相公抱著一副珍藏已久的山水畫在房中細細抽泣, 一旁的大管事萬般無奈地勸導王爺。二管事見王妃到來, 便馬上上前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詳細說出來。了解了事情的前因後果後, 也只能陪著大管事一起開導王爺, 不過暗中指示自己的女兒趕緊去把兒子找出來。

身為王府的大小姐, 雅拉一看就知道自家弟弟又在戲弄父親了, 得到母親指示後便馬上帶著婢女去找弟弟。沒想到, 那狡猾的弟弟趁機出府避風頭, 便指示三管事馬上帶人出府找人。

最後擾攘了大半天, 弟弟終於被找回來了, 不過為什麼會再多帶了一個蓬頭垢面的小孩回來? 尤其是自家弟弟緊緊地牽著人家的小手, 連下人打算幫小孩清理時也要牽著。三管事便說, 少爺出府後到處亂逛時, 見到這小孩在賣身葬父, 便死活要把人帶回來, 於是三管事便只好遵照少爺的意思, 處理好小孩父親身後事, 順便把小孩帶回來了。

待小孩梳洗完又換了一身衣服後, 便被下人連同圭賢一起被帶到王爺王妃面前。

“臭小子! 居然在本王的綠野仙蹤圖胡亂塗鴉!! 今日不把你打到屁股開花, 我就跟你姓!!! “

“父親, 我是你兒子, 同姓曹的, 我屁股開不開花, 你都改不了姓氏。”

“夫君, 好了。你那副圖的事等一下再講。圭賢, 先把那小孩的事講清楚, 你想怎麼辦?”不愧當家主母, 一聲令下王爺也能閉上嘴。

“母親, 圭賢想要這孩子當兒子的伴讀書僮, 只服侍兒子一人。書院里其他世子都有伴讀, 唯獨圭賢沒有, 所以…父親母親…請留下這孩子當兒子的書僮吧!” 附帶一個努力地裝了一下可憐表情。

在場的人心里都十分清楚, 分明就是少爺把之前安排過來的書僮戲弄一番再趕走的, 現在卻說是王爺沒有安排書僮給少爺, 所以少爺自己找一個。眾人都替這位小孩不值, 說不定少爺只是想找個人好好戲弄一番。

王爺沉思了一會後, 便答應了圭賢的要求, 不過卻約法三章要求圭賢遵守, 否則就準備受罰兼受訓, 去邊疆歷練個三五七年吧!

圭賢也討價還價了一輪才答應, 不過卻一直沒有放開牽著的手。

雅拉倒是一直注意著那小孩, 由進門到現在, 那小孩完全沒有一絲情緒波動, 面不改色地看著圭賢跟父親鬧, 怎麼感覺那孩子有點呆?!

後來從其他下人口中得知, 原來那孩子是啞巴, 而且腦子也有點不好使, 總是呆呆地任由圭賢戲弄他也不反抗, 就算圭賢無理取鬧地找各種理由罵他罰他也都完全承受下來。那個呆呆的長得有點一般的啞巴小孩被圭賢取名為藝聲。雅拉知道後, 也只能無奈地搖頭, 自家弟弟的性格真惡劣。

王府很大的, 身為王府少爺的圭賢自然也能獨居於一個院落。圭賢住的地方叫淵書閣, 本來下人都只住在淵書閣的外圍, 不過圭賢少爺卻要藝聲跟自己同食同住, 貼身侍候, 不準藝聲住到外圍。眾下人看向藝聲的目光再多了幾分憐憫, 畢竟這位主子的性格脾氣不是普通人能受得了, 只是在藝聲被少爺頤指氣使的使喚時, 眾人都會偷偷地照應一下, 免得這小孩子一不小心就又要受罰。

這一年, 圭賢十歲, 藝聲十二歲。

而自此之後, 府里的人便很少聽見到王爺同少爺生氣什麼的, 因為少爺的全副心思都放在他的伴讀小書僮的身上。無論要做什麼, 去哪裡都會帶上藝聲, 甚至親自教藝聲識字術數練琴射箭。王爺王妃只覺得原來兒子想要同齡玩伴, 只要不闖禍不出事便隨他去了。

而藝聲倒是沒什麼感覺, 只想做好自己本分, 無論圭賢的命令有多奇怪, 他都會乖乖去做, 因為圭賢是自己的主子, 最後倒是圭賢自己哭笑不得地看著自家小書僮。

例如, 圭賢要求藝聲三餐都要由他親手喂才吃, 洗澡時要藝聲也一起脫光光留在澡房刷背侍候, 當圭賢在習字畫畫, 藝聲必須在旁邊磨墨, 有時會手把手教導藝聲習字畫畫, 學騎馬時一定要同藝聲共乘一馬, 練習射箭亦是圭賢自己親自教導。只是藝聲的反應仍是面不改色, 一板一眼地照著圭賢的命令做。

甚至, 在圭賢十八歲那年, 拉上藝聲一起去青樓時, 他也是目不斜視、面不改色地跟著看著。倒是圭賢興致勃勃, 點了幾位姑娘花天酒地了一夜, 只是要求藝聲在一旁好好看著。回府後當然免不了被王爺王妃口頭上教訓了一頓。

直到三年一次的科舉考試臨近, 蘆原王特別要求圭賢一定要在這一次考試時拿下第一名, 王爺下了命令, 府中的管事只好執行, 請少爺留在府中好好學習, 別出去玩了。圭賢知道後, 亦只是吩咐說那這段時間, 除了藝聲, 其他人都別來打擾他, 直到考試前一日為止。便把原本淵書閣的下人都趕到其他院落住。

此時此刻, 淵書閣的澡房內, 偌大的浴池內只有圭賢藝聲兩人在用, 藝聲已經二十了, 住在王府之後, 長高了不少, 身材倒是沒怎麼變化, 依然瘦瘦地, 樣貌長得挺標緻的, 有種雌雄難辨的秀氣; 而圭賢已經長得比藝聲高, 樣貌愈發帥氣, 又帶書卷味, 身材結實, 只是望著藝聲的眼神總帶點不懷好意。

“…藝聲…來…看著我…”

只見藝聲疑惑地抬起頭來望向自己的主子, 四目相對, 圭賢眸色一暗, 便把藝聲擁進自己的懷裡, 困著他的四肢, 對準那櫻色小嘴吻下去。接下來的一切是那麼順理成章、水到渠成, 圭賢哄著騙著這單純的書僮成為他的人, 在他胸膛上、鎖骨處、大腿內側留下無數的痕跡。

藝聲在圭賢吻上他的時候, 腦海便已經一片空白, 忘記要反抗, 情事的過程都是迷迷糊糊地, 只隱約覺得情況有點像是那夜在青樓看著少爺跟姑娘在床上的所作所為, 只是把姑娘換成了自己而已, 之後到他終於有點意識清醒的時候, 已經跟少爺一同躺在床上。

圭賢五指輕輕疏理著藝聲的頭髮, 偶爾親一親額頭, 或是親一下小嘴, 等著藝聲醒過來。當他看見那雙水汪汪眼睛的主人正在不解地看著自己時, 便知道這啞巴書僮不太明白自己的意思, 忍不住笑了出來。不過, 他還是很好心地解釋給他知道: 我曹圭賢看上你了, 我要你成為我的妻子, 時間是一輩子。

什麼?? 藝聲當然知道妻子是什麼意思, 但因為自己不會講話, 早就打算全心全意服侍少爺, 不作多想了。藝聲表情變化多端, 一會開心, 一會又皺眉, 看得圭賢心裡直呼好可愛!

“藝聲, 別擔心! 這段時間, 幫我好好學習吧! 待我考得功名, 我有信心我們可以走下去。”說完便趁著藝聲分心再一次進入, 做到藝聲嚶嚶地低聲的抽泣。

科舉考試的結果出爐了, 圭賢順利地拿下本屇的第一名, 蘆原王非常高興, 走在朝中都格外有底氣, 而當今天子似是非常欣賞曹圭賢, 之後更在宮中設私宴招待圭賢。

過了不久, 藝聲被圭賢遣送出府, 無人得知藝聲的去向。再之後突然一道聖旨, 要圭賢放棄承襲蘆原王的身份, 來迎娶當今天子的堂妹萱雲郡主, 並另賜府第及官職。

蘆原王雖然疑惑怎麼突然冒出一位萱雲郡主, 但聖旨不可違, 只好將兒子送出去, 倒是為自己女兒招了入門女婿, 由女兒的孩子承襲爵位。

而曹圭賢與萱雲郡主兩人婚後恩愛無比, 琴瑟和鳴, 雖無子嗣, 卻也成為一段佳話流傳。

————————

◆◇◆◇郡主府中◆◇◆◇

在禮官安排下進行了一輪傳統儀式,終於到了新郎新娘回房要喝交杯酒的時間了!

圭賢拿著秤桿,輕輕掀起一直遮蓋新娘的紅紗。

萱雲郡主,亦即是藝聲,緊張到手心都冒汗了,待圭賢終於掀起紅紗,一臉哀怨地望著這個“罪魁禍首”。

經過妝扮的藝聲,眼尾流轉著媚惑的光影, 此刻正在鬧脾氣的藝聲, 便"哼"一聲鼻音便轉過頭去, 全身上下的氣勢寫著"小爺我在生氣快來哄我!"

"我的寶貝~"圭賢瞬間粘在身上, 又磨又哄表示自己也是很委屈, 一切都是當今天子的惡作劇, 不這樣做就不允許咱們成婚, 又說不遵旨就要用曹家上下的命去抵。

圭賢死皮賴臉地蹭了好久, 差點咬牙發毒誓, 藝聲才終於覺得不那麼委屈, 開始回應圭賢的說話, 然後圭賢也終於同藝聲喝了交杯酒, 趁機把人灌醉, 再進行點新婚之夜的樂事。

第二天, 兩人到了飯廳準備用早點的時候, 當今天子金英雲正在悠閒地用早點, 全然當自己是主人一般坐在主位, 曹圭賢有點想動手打人。倒是藝聲上前親切地打了招呼。

"妹夫早安~"

"皇上早安~"兩人好有默契地一同問好, 可是眼神卻正在進行角力。

你這傢伙怎麼還沒走? 留在這裡想干嘛? by 用眼神殺人的曹圭賢。

小爺我就是看不得你們秀恩愛, 特地來妨礙一下某人。by 也用眼神回敬的天子大人。

兩人正在用眼神廝殺一番, 而藝聲很乖地沒有理會那兩人的眼神角力, 慢慢享用豐盛的早餐。

郡主府的下人都是由皇宮里挑選的, 都十分清楚這府中的狀況, 絕不會亂把府中的事宣揚出去的。也因此......當郡主府建好之後, 今天子三天兩回地往這跑, 也沒有人敢說什麼, 連藝聲其實也沒有放話禁止金英雲出入, 所以今日的狀況經常上演, 大家都習以為常了。

然後, 每一次金英雲回宮的時候, 都會緊緊抓住藝聲的手細細囑咐一番才依依不捨地走, 搞到圭賢都要以為自己是什麼拆散鴛鴦的壞人了。

'英雲只是小孩子脾氣, 你不要同他計較啦!' 每次都要安撫圭賢的藝聲表示這個也是破小孩。

"要不是他真的是你的親人, 我早就把他掃地出門了!"

藝聲的確是當今天子的親人嗎? 答案是肯定的, 只不過藝聲幼時隨母妃回鄉省親時, 遇上洪水, 與親人失散, 最後才會流落街頭。

只是皇室中人身上有一非常好認的胎記, 若不是圭賢有幸扒光藝聲的衣服看到, 他也不會需要一個面見天子的機會, 親口告知金英雲藝聲的下落。順便以此要脅一點福利。

有郡主身份的加持, 無論有沒有子嗣都不會被父母逼著娶妾生子了, 起碼兩人的未來算是可以安穩地過了。

就是這樣, 兩人終於可以安安分分廝守一生。

评论
热度(4)

© 風花雪月的小白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