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花雪月的小白虎

SJ騎士團的日常: 為什麼每次出任務總是虧損? 要轉虧為盈呀….

日常二: 為什麼每次出任務總是虧損? 要轉虧為盈呀….                          

 

會議室內, 利特強仁同3名管事一起對著桌上的一大堆文件大眼瞪小眼。

 

這堆文件有30%是委託申請, 20%是委託完成後的報告, 剩下的50%是催款單。看到這些催款單,利特就覺得頭痛, 他們這團委託申請多, 任務完成率高, 任務範圍也很廣泛, 但是附帶的破壞性也很嚇人。常常這一刻拿到委託金, 下一刻就要把錢還回去, 有時候還要再倒貼一下。

 

例子一:

一個普通的轉交補給品的任務, 東海跟銀赫兩人覺得這任務很簡單, 又可以順便去另一個城市逛逛, 便接下了。其實東西很準時也安全送到目的地及委託人的手中, 問題就在這時候發生…出發後銀赫一直沒有讓東海直接碰委託品, 哪知一到達目的地, 東海的好奇心便一發不可收拾了, 對著委託品東摸摸西碰碰, 就在銀赫跟委託人交接期間, 突然”轟”的一聲, 嚇傻了在場的所有人, 銀赫轉頭一看, 就看見東海維持一個捧東西的姿勢, 身上的衣服都有不少黑色的灰。

 

“呀!!!!! 東海你!!!! 我不是叫你什麼都別碰嗎?!!??! 你為什麼一定要碰!!!!”

 

“什麼嘛?! 臭銀赫你居然敢兇我!!! 連利特哥都沒有罵我, 你憑什麼???” 

 

最後, 兩人不僅毀了人家一箱高級的火藥, 還拆了人家一座小型倉庫。委託就這樣飛了, 不過這一次也算幸運, 沒有補貼回去。

 

例子二:

聽聞某個城鎮出現奇怪的傳聞, 有幾個少年在城鎮附近的湖泊森林迷路失蹤, 護城隊的人找了很久都沒有找到, 之後在森林入口處發現了殘肢, 城鎮人心惶惶, 便委託了騎士團的人來處理。當時只有始源希澈有空, 便讓他們兩人去了。

 

本來兩人都興致勃勃地接受任務, 哪知道去到那個城鎮時候, 鎮長的兒子對希澈一見鐘情, 表示非卿不娶的決心, 那人雖無意調戲, 但希澈覺得那鎮長兒子就是在調戲自己, 一上火, 希澈二話不說把人踹進了那個湖泊森林, 始源來不及阻止, 只好馬上拖著希澈儘快救人。

 

原來湖泊森林原來被一隻蜘蛛妖入侵, 那蜘蛛妖嗜人肉, 便不斷引誘路人墮入陷阱, 成為蜘蛛的糧食。只是…那蜘蛛妖的級數相比始源希澈還是太低了, 一下子就被收拾了。而那個鎮長兒子人是救回來了, 不過似乎嚇傻了, 變成了痴呆。

 

雖然委託金到手了, 不過也折回了一半給人家當診金用。

 

類似以上的例子多不勝數, 不過利特也慶幸有神童同厲旭在, 一個鐵匠一個鍊金術士, 經常能將一些物品回收利用,再賣出去的時候也能賺到錢, 只是這兩個傢伙的伙食開銷也挺高的, 所以最後也沒能存下太多經費。

 

想到要賺錢存錢的話, 只有藝聲跟圭賢能指望了。

 

“對了, 圭賢跟藝聲呢? 不是剛出完任務回來了嗎?” 

 

“利特哥, 那兩個前天才回來, 而且也上繳了一筆為數很可觀的委託金, 應該夠處理這一堆催款單了……至少也讓他們休息一陣子吧?!”

 

“姜管事…”

 

“的確, 多虧了那兩位的幫忙了, 目前的流動資金足夠有餘了。不過, 藝聲先生有點奇怪, 這兩天完全沒有出過房門一步, 團長要不要去看看?!”

 

“不用了! 藝聲哥很好, 只是有點睡眠不足而已, 姜管事太愛操心了。”圭賢一臉不悅地倚在會議室的門邊反駁道。

 

“姜管事不用擔心, 藝聲本來就是一個貪睡的人, 你們回去做自己的事吧!” 利特見圭賢來到, 想必有急事要說, 便讓管事們回去工作。

 

“圭賢, 有事嗎?”

 

“我來只是想說, 最近這兩個星期我跟藝聲哥都不能出任務, 利特哥有收到委託就麻煩其他人去吧…”

 

“為什麼?? 為什麼??”利特強仁一同驚訝道。

 

“…藝聲哥到了休眠期, 要睡個一兩個星期才會醒。而我不要跟其他人出任務, 所以我也順便休息到藝聲哥醒為止。”

 

“…又到了藝聲的休眠期嗎? 原來又一年過去了…時間過得真快…”

 

“利特哥, 你感慨個毛線呀?! 那兩傢伙兩星期不出任務, 我們手上的錢可不夠我們一行人食兩星期, 還是需要繼續賺錢!”

 

“利特哥, 我有幾個點子, 你要聽一聽嗎??” 圭賢似乎都想到了團里的問題,靈機一動, 總不能一邊賺錢一邊花錢, A+騎士團都成月光族那可是會讓人笑話的。

 

“哦?? 你先說來聽聽!”

 

然後, 會議室內繼續開了一天的會。

 

兩星期過後, 藝聲終於由休眠期醒過來了。會有休眠期主要是因為藝聲是暗天使的緣故, 暗天使是一種夜間活動的種族, 但也不是不能在日間活動, 只是日間活動的話, 自身的能力會下降好幾級, 且會累積一種毒素, 如果暗天使長時間在日間活動, 那麼一年下來身體會發動自我保護機制, 必須自我昏睡至少7天才能把毒素化解, 而這種毒素沒有任何藥可以解除, 昏睡兩星期除了自身分解毒素外, 也是為恢復那下降的能力級數, 休眠剛剛結束後的藝聲可以算是團里最強者。

 

一醒來的藝聲, 便看到守在自己床邊的圭賢正在看書。

 

“哥, 你醒了, 餓了嗎? 我去叫人拿點吃的過來?!”

 

“…我現在不餓不想吃, 倒是想先洗澡…”

 

“好呀, 我來幫哥忙吧! 哥才剛醒來, 身體應該還用不上力吧?!”

 

“…那…你能抱我去洗澡嗎? 你不抱我不去…” 藝聲自以為是起床氣, 實際是在撒嬌, 讓圭賢忍不住揉亂那頭黑髮。

 

“好好好, 藝聲哥說什麼, 圭賢都會乖乖跟著去做。”

 

兩人來到澡堂, 因為時間尚早, 澡堂內只有他們兩人在。

 

“…怎麼感覺澡堂不一樣了呢??” 藝聲完全癱軟任由圭賢幫他擦洗身體。

 

“哥真是好眼力, 這澡堂前幾天才重新裝潢完。”幫藝聲洗干淨後便抱著人一起躺在浴池里。

 

“…嘻嘻, 圭賢呀, 這兩個星期發生什麼事了嗎? 以我所知, 我們那幾個團員不搞破壞已經要還神了, 還能給騎士團賺錢賺到可以重新裝潢澡堂?!”

 

“我知道藝聲哥很喜歡大家, 可總不能我們賺錢, 他們花錢吧! 所以就找了幾個適合他們的工作, 讓他們既不破壞又能賺錢。”

 

方案一: 讓團內身為神使的東海做一些有最高級祝福加持的飾物拿出去拍賣, 數量不多, 但祝福咒語有多高級就弄到多高級, 倒是賣到了好價錢, 至少抵了之前的賠償之後還有餘錢。

 

方案二: 讓咒術士的希澈也弄了幾個不同程度的詛咒飾物,同樣地也拍賣了個好價錢, 這幾個詛咒飾物的殺傷力不大, 純粹是讓人丟臉的成分比較多, 所以大受歡迎。

 

這兩個方案至少也算讓騎士團轉虧為盈了, 剛好這兩個星期騎士團接了兩個大型任務, 非常順利地完成了, 賺到了兩筆大錢, 剛好大家分了紅之後有足夠錢重新裝潢了一下住處, 也能改善伙食了。

 

當中圭賢也提了不少小方案, 幫忙提高大伙的工作效率, 順便減少了破壞, 這樣騎士團才能順利營運下去。

 

當兩人洗完澡, 整裝完畢來到飯廳的時候, 就看到神童正在分發新的裝備, 一見到圭賢同藝聲出現, 便馬上雙手奉上兩人的新裝備。

 

“藝聲哥, 圭賢, 你們試試新裝備, 有問題的話, 我可以再調整。”

 

“我們神童哥的技術可是一等一的好, 怎麼會有問題呢?!”

 

“哥, 快試試, 我們下星期有一個大任務, 要去到跟魔界交接的城市去。之後可能沒有時間做微調了…”

 

然後大伙打打鬧鬧地一邊試新裝備一邊吃晚餐。


评论
热度(2)

© 風花雪月的小白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