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花雪月的小白虎

古蹟‧歷險‧奇緣(短, 完, 有圭云!)

古蹟‧歷險‧奇緣(短, 完, 有圭云!)


某大學宿舍中, 有3位莘莘學子在炎炎夏日中, 留在宿舍享受冷氣。

 

“天氣好熱呀……現在才5月而已, 怎麼這麼熱呀!!” 大字型躺在地上的金希澈同學正在努力吸取熱板的涼意。

 

“…心靜自然涼…心靜自然涼…” 這是坐在鋪了涼蓆床上的金鐘雲同學, 手上一直玩手機, 而口中一直默念著這句”咒語”, 不過用處似乎不大呀……

 

“哦哦! 哥! 我剛剛在網上看到有人在討論, 市郊那裡有一個讓人涼快的好去處! 我們要不也去玩一下! ” 這是唯恐天下不亂加上鬼主意特多的李弘基同學, 是教授眼中的奇煩學生, 偏偏他的成績又是名列前茅的那一掛, 實在令人又愛又恨。

 

“什麼地方??”

 

“就是市郊那個北山公園!”

 

“什麼?? 那個地方一直有傳聞鬧鬼你知不知道呀?!”

 

“沒事, 現在還不是鬼月, 哪來這麼多鬼在鬧, 而且我剛剛看到有人還在網上上傳了認證照, 絕對沒事!!” 還順便揚了揚手機上的照片。

 

那是一個討論區的貼子, 主題寫著”如何不耗電就能擁有涼快的一天”, 貼主每半小時就上傳一張自己在北山公園正在干什麼的照片, 現在已經上傳了30張照片, 最新的照片表示貼主準備在那裡過夜, 正在公園內尋找一個可以過夜的地方。

 

“哥, 既然已經有人在那裡了, 我們也去湊個熱鬧吧! 去嘛去嘛去嘛去嘛!!!” 弘基同學提議說。

 

“…希澈哥去的話, 我就跟著一起去…”

 

“……臭小子…我看是你又在打什麼鬼主意吧! 好吧, 去就去!” 希澈大人手一揮, 這3人組便出發了。

 

“耶!” 弘基高興地歡呼, 鐘雲同學終於放下手機點了點頭。

 

*****我****是****分****隔****線*****

 

“……嘩! 這樣摔下來不知道有沒有弄傷我的臉…...”人比花嬌的希澈一邊檢查自己, 一邊拍了拍身上的灰塵。

 

“哥, 我想我們應該要先擔心那個不知道跑去哪裡的臭小子吧…”鐘雲馬上拿出電筒照亮這裡。

 

剛剛他們倆以及弘基正在公園內閒逛, 打算找一個悠靜一點的地方休息的時候, 弘基卻掉進了山路旁的一處洞穴里, 洞穴還挺深的, 兩人正打算叫人的時候, 卻聽見弘基說他似乎掉到古蹟里去了, 他要去看看有沒有別的出路, 順便探險。兩人一聽就知道不對頭, 卻發現弘基已經走遠了, 他們只好也跳進來了。當然,跳進來之前, 他們有給另一位好朋友發了個消息, 要是明天還沒有收到他們的消息就找專業的來救人吧。

 

進來後, 才發現的確別有洞天, 有點像是一個祭祀的廟宇, 規模浩大而且每一處都精雕細刻, 看得出前人是非常重視且刻意雕琢, 原本封閉的宏偉的大門被拉開了一點縫隙, 應該是弘基打開的。兩人便跟著進去了, 弘基的確在里面, 很安全只是有點呆滯地坐在地上, 看著前方。

 

“呀! 你這小子! 你知不知道人家會擔心的呀!?? 快回答我!” 希澈一見到弘基沒事, 便鬆了一口氣, 上前嚷嚷無論如何也要臭罵這小子一頓。

 

希澈一上前便發現弘基不太對勁, 原本昏暗的廟宇內部突然光芒萬丈, 原來是墻壁上的火把亮起來了, 一陣陰風竄起, 鐘雲亦被推進了廟宇內, 然後大門便自動關起來了。

 

“看來這就北山鬧鬼的原因了。”鐘雲幽幽地補了一句。

 

弘基隨即昏厥了, 希澈馬上扶好他, 免得他摔傷自己。兩人順便警惕地眼觀八方。

 

“…弘基? 真的昏過去了?! 鐘雲, 他真的昏迷了。唉…這小子…可真的是事故體質, 去哪都能引起事故。”希澈放好弘基, 從口袋里拿出一張符咒貼在弘基的胸口。

 

“要不是他的事故體質百年難得一遇, 哥也不會去特地罩他了。” 鐘雲慢條斯理地走近希澈。

 

“所以, 這又是哪裡?” 希澈一邊警戒一邊問道。

 

“從剛剛進來之前見到的古代文字, 這裡是千年前的封魔之地, 剛剛弘基似乎是解開了這裡的封印了, 得找回之前的封印物才行。不然, 這一隻魔就要出來作惡了。” 鐘雲一邊活動筋骨一邊回答。

 

『活人…好餓…活人…好餓…我好餓呀!』

 

一道黑影攻擊了希澈鐘雲他們, 鐘雲閃到一邊, 隨手拿起腳邊的石頭攻擊了那道黑影, 之後那黑影不斷追著鐘雲不放。

 

希澈在一旁著急, 但因為旁邊有弘基在, 他不方便引起黑影的注意, 只能看著鐘雲巧捷萬端地躲開攻擊。鐘雲幾乎在這裡躲了兩圈後, 隱約聽到什麼東西在呼叫他, 看到在大門附近一處隱蔽地角落有什麼在一閃一閃, 鐘雲便往那個方向跳去, 眼明手快地把東西撈進懷裡, 順便躲到一旁細看, 原來是一把青銅劍。

 

這時, 鐘雲終於聽清楚原來是這把劍在呼喚他, 劍靈現出幻影, 順便簡單解釋了因由, 此處整個建築都是封魔陣法, 而它是封魔的法器, 不過這隻魔已經被封印了二千多年, 魔力一直被陣法削弱, 所以魔現在很虛弱了, 能夠直接被消滅而不需要再封印了, 只是要滅魔的話, 劍靈必須附在鐘雲身上, 這樣才能驅動劍中的靈力來消滅魔。

 

鐘雲考慮了一下現況, 再看了看希澈那邊, 便同意了劍靈的提議, 轉頭他向希澈示意需要掩護。希澈收到暗示便指使式神分散那隻魔的注意, 讓魔以為他們要逃跑離開。與此同時, 鐘雲閉眼讓劍靈附在自己身上, 當鐘雲再睜開眼時, 眼睛及劍身都閃耀著寶藍色的光芒, 然後提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攻勢襲擊那隻魔。

 

最後那隻魔在鐘雲同劍靈的聯手下, 你來我往了數十回合, 終於被徹底消滅了。魔被滅之後, 這廟宇似乎某種支撐被毀了, 開始慢慢倒塌, 鐘雲問劍靈要不要一起走, 劍靈笑著答應, 並指示大家從另一個出口離開。這出口離之前的入口不遠, 希澈背著弘基, 鐘雲抱著青銅劍, 一出來便見到之前聯繫好的朋友崔始源, 以及驅魔聯會的人在等候。始源立刻遞上聖水讓希澈鐘雲他們喝下, 以免他倆被魔氣入侵身體。

 

聯會的人細細檢查了弘基的狀況, 亦灌了一瓶聖水給他, 示意這人沒什麼大礙, 只要好好睡一覺就好了。聯會的人派了一部分入去古蹟打探, 一部的人守在外面, 始源見沒有他們的事了, 便跟希澈他們一起回宿舍了, 安置好弘基後, 三人聚在始源的宿舍房。

 

“鐘雲, 你把那青銅劍藏起來了? 剛剛怎麼不順便交給聯會的人處置?” 佈下防偷聽的結界, 希澈才發問。

 

“哥, 我倒不建議交給聯會的人, 交了出去那把劍的下場很有可能會更糟糕。”在回來的路上已經了解了事情的始源說道。

 

“我是因為有事情想了解才留下那把劍的, 而後續的問題, 我想要先問問那把劍的意願吧! 畢竟那把劍已經能擁有靈力及自我意識了……來, 現身吧!” 便拿下手臂上的一個刻有劍紋的手鐲, 手鐲隨即變成了人形, 一位穿著古代盔甲, 頭上綁著黑色頭帶的武士出現在三人面前。

 

“謝謝你們帶我離開, 我守在那裡已經快三千年了, 受到陣法的間接影響, 我才能成為劍靈的。”武士抱拳道。

 

“你是誰?”鐘雲問道。

 

“在三千年前, 我是滅魔的人, 最後為了封魔而犧牲, 靈魂便留在劍中。現在是能助你滅魔的劍靈, 我的名字是圭賢。”圭賢恭敬地向著鐘雲說道。

 

“所以…你原本是人類…”

 

“三千年前邪魔亂世,當時的國主集結了全國的有能之士就是為滅魔, 但因其中有七隻特別強大, 無法消滅, 只好建立七處封魔之陣, 以封印陣法不斷削弱其魔力,等到魔力被削弱到某一個點就會被法器徹底消滅了。而法器是我們滅魔武士的武器及其靈魂而形成的, 我現在尚可感應到, 另外六處封魔之地的情況, 不過其中有一處的情況不太樂觀, 封印開始有裂痕了…我希望你們能儘快去處理。”圭賢再次抱拳道。

 

“……希澈哥, 要通知聯會嗎?” 始源先問問他們一行人的大哥。

 

“不…告訴他們也沒有用, 他們不會主動做毫無利益的事……喂, 光我們3個人加上你其實都已經足夠了吧?!”希澈把問題再拋回去給劍靈。

 

“…要是這一位與我立下契約, 我便能發揮十成的實力, 也能引出閣下的潛力, 這樣便有足以解決下一隻魔的實力...”劍靈直勾勾地盯著鐘雲。

 

“……啊? 現在問題是在我這了嗎??” 鐘雲很疑惑。

 

“那你們倆個自己商量一下, 我跟始源先去吃點東西。鐘雲, 我會順便打包點東西給你的!” 說完, 希澈便拉著始源出門去了, 留下鐘雲跟劍靈大眼瞪小眼。

 

“……為什麼非要跟我訂立契約? 立不立也沒差吧?” 鐘雲厥起嘴道。

 

“…有差的, 這樣我們才能更信任對方, 培養默契…你知道的…你的靈力不穩定, 有我作為仲介就能幫你好好控制, 而我若沒有契約主人容易轉化成劍魔, 到時只會又多一隻魔在世上作惡, 這也不是我所想發生的事……” 劍靈愈說愈接近鐘雲, 幾乎挨著鐘雲。

 

“那麼……契約…真的要訂立嗎?” 鐘雲一聽到他可能會成魔, 心裡便有點心疼, 已經決定可以與劍靈訂立契約。

 

“是的, 這是必需的。把手給我吧!”

 

鐘雲才伸出手, 便被拉到圭賢的懷裡, 然後圭賢便吟唱起契約的咒語:“……以承影劍靈圭賢之名, 與靈鬥士藝聲締結誓約, 奉其為主, 永生永世, 聽候差遺, 契約成立。”言語化為一道藍光一分為二進入了兩人的眉心, 圭賢亦趁機吻上突然呆若木雞的鐘雲。

 

一吻過後, 鐘雲好像突然間想起什麼, 立馬掙脫離開圭賢, 還後退了兩大步:“……你怎麼會知道我的’真名’的?? ”

 

“…藝聲呀…就算你的靈魂因為輪迴而忘卻前塵, 我依然會記得你以及會再次找到你的…你前世是我的戰友, 也是我的愛人…所以, 我永遠都不會錯認你的…”圭賢含情脈脈地望著鐘雲。

 

鐘雲這時有點啞口無言, 完全不知道要說什麼好了。不過可以確定的是, 他們倆今生都必須一起生活了。那以後事以後再想吧! 


作者曰: 靈感來自一個夢...老子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做這種有闖古蹟驅鬼上身的夢...

评论
热度(2)

© 風花雪月的小白虎 | Powered by LOFTER